加载中 ...

村头的古桥

2017-09-26 13:28 来源:中国建设报

一座桥连通一条路,一条路从古延伸到了今。古桥连接通往远方的路,村韵回味梦故乡。我爱古桥,更爱故乡。  我的老家在江苏盐城水乡,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村头那座古桥,人们叫它“周格大桥”(“格&rdqu...

一座桥连通一条路,一条路从古延伸到了今。古桥连接通往远方的路,村韵回味梦故乡。我爱古桥,更爱故乡。

我的老家在江苏盐城水乡,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村头那座古桥,人们叫它“周格大桥”(“格”方言,为“家”)。大桥架设在贯穿于太平堆东南到西北的九曲大河上,桥高数丈,宽约2米,桥两旁建有高高的栏杆。桥是用上好的松木、杉木制成的,桥腿所用木材比脚盆还要粗,支撑着五孔桥梁,高高腾起立于水面上。

于故乡,我最思古桥,这里有岁月太远的凝结。那一年,我被族人推为重修家谱编撰人。为考证家族史,千里迢迢去吉林大学图书馆,查阅到了清光绪年间所修的一部有关盐城的古籍史谱孤本,并意外阅到一部馆藏善本《盐城县志》。据载,盐城西郊一带,清康熙初年(公元1662年)间,从冈门到河夹寺一带,是一片马鞍型的湖泊泽地,丛生芦苇蒲草,故称鞍湖。明初“洪武赶散”,先祖来到鞍湖一带,插草为标,开挖河道,种植庄稼。后联手张氏、陈氏、周氏、杨氏等先祖,修建太平堆堤,开挖出连接在蟒蛇河上的九曲大河,繁衍生息。先前住在九曲河东岸的族人后裔,一部分人越过河来到西岸开荒种地,并发起修建大桥倡议,得到了住在桥头处周氏及周边村的响应,便建起了这座古桥。

古桥的幽静,伴着故乡沧桑。桥东头,建有邹氏宗祠与牌坊。听爷爷说,先前,每逢清明等重大节日,族人都举行祭祀大典。可惜,我未曾见过隆重的祭祀仪式,是因我见到宗祠时,已改做张邹小学。靠近桥头不远处,还建有一座不太大的庙,供奉神龛神位,香火不断。村上的人们走过桥梁,来到田地间春种、夏插、秋收,没有闲时。我跟着奶奶去田地间送茶水,见奶奶总会先给桥头的神龛上炷香。走在木桥上,听奶奶常挂在嘴边的话:“做人要像桥一样,低下身子默默地去承载,伴着行人脚步无声无息,无怨也无悔。”奶奶的话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,至今没有忘记。

我去上学,走在桥上,空气里飘着浓浓的油香味。大伯在村前开了爿油坊,前来兑换油的人们一拨又一拨。满载芦苇柴草的白帆船,就停靠在大桥边,十里八乡的人都到这里购柴草。那时,村里的茅屋大都是芦苇、稻草盖成的。桥东南不远处,建有一座土窑厂,用稻草麦秸秆做燃料,烧出秦砖汉瓦不知传承了多少年。村里的泥壶张走路得用拐杖,他因卖泥壶子(用于炖猪食、热水的器具)而得名,真实名字反而少有人知晓。每当泥壶张从窑厂背一篓泥壶艰难走过桥,来到村前大树下叫卖时,母亲总是张罗着喊来村上婶婶阿姨全买下。那时我不解,泥壶张的泥壶子,价格比供销社里卖出的价钱还要贵。后来泥壶张病了,母亲将家里仅有的几斤米,灌在我穿过的那条补丁裤腿做的布袋里,让我送给家住桥东的泥壶张家。母亲说:“泥壶张是个孤身残疾人,病了,不能再卖泥壶子了,靠什么生活呢?”在去了泥壶张家回来的路上,回味母亲说的话,这才明白母亲总是高价买他泥壶子的原因。

古桥头,青石板,承载多少人的美好与梦想。自从祖先修了这座桥梁后,前来桥上祈福的人不断。大年初头喜庆日子里,远近村子上人家娶媳妇,新娘子的彩船画得好漂亮,明明走不到古桥边,可船老大一定得把新人的彩船绕行到古桥下。船就靠在古桥边码头上,于是,一群人抬起花轿走在桥上,吹吹打打的,领头的边走边大声唱着吉祥语:“新人走在古桥上,多子多福前程广。”跟着的人们齐声应和着:“好嘞!”几个男孩手里抓着、口里含着甜甜的喜糖,挤过人群跑在桥前方,围着花轿捉迷藏。走过了桥,花轿回到彩船上,燃放爆竹震天响,重新启航,新郎新娘幸福的微笑写在脸上。

古桥好风光,风景美如画。清晨,我走出家门口向东方望去,桥就枕在村头那条大河上,桥畔树柳垂杨,野花朵朵,桥下流水清清。初升的太阳,红得像妈妈刚从鸭窝里拿出来的鸭蛋打出的蛋黄,圆圆的,就挂在大桥中间那孔的中央。河面上,飘着一层薄雾,像刚下凡的仙女漫舞。村子里升起袅袅炊烟,映入七彩云端,古桥弯弯,似一抹彩虹挂在水面上。此情此景,如同我读过的徐志摩先生《泰山日出》所描述的场景:“东方有的是瑰丽荣华,东方有的是伟大普照的光明——出现了,到了,在这里……玫瑰汁、葡萄浆、紫荆液、玛瑙精、霜枫叶——大量的染工,在层层的云底工作;无数蜿蜒的鱼龙,爬进了苍白色的云堆。”古桥前还有天水一色的桥、水、云雾,与初升的太阳相辉映,呈现在眼前。家乡的古桥村韵,堪比泰山日出景色美。

思古桥,爱故乡,再一次回到古桥旁。桥头的村庄,已由过去的茅屋改建成砖瓦结构的新楼房。土窑已平去,取土制砖的洼地,建成了养鱼塘,鱼跃水面上,风景别样美。岁月穿过古桥,多少人曾经留下汗水和欢乐。昔日古桥的前方,如今建起一座钢筋混凝土桥。古桥与新桥,显现出李白的“两水夹明镜,双桥落彩虹”诗一样的画面。

那一天,重回故里,立于船头上,清风拂面,轻舟破浪。扬帆望古桥,看到了点燃桥头神龛香火奶奶的身影,她那弯着的腰、驼了的背,就像那座老了、旧了的古桥的模样。还有用那桥一样的脊梁承载村子的爷爷、父亲与大伯,他们挥手告别古桥上,祝福送我一程又一程。(邹凤岭)

本文来源:中国建设报责任编辑:云掌数据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如若转载,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!

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!

  • 声音提醒
  • 48秒后自动更新

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

免费开户

服务时间:8:30-18:00(工作日)